猫蹄子

国家队一级爬墙运动员,慎关。

【r】反向标记(承dio承)

补档了,在下面这段话里,劳烦耐心寻找。



这篇文章本来是给我朋友的生贺被屏了这么多次我也是真的无语。

我不是没发过别的A的链接,现在也依旧健在,这篇反复被屏让我不得不怀疑是被举了。本来想补石mo,但石mo对单图大小有限制,失败了。(文字会被屏,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我开头写的很清楚了,什么类型什么cp向,不爱看可以不看,反正也不是写给不喜欢的人看的。如果这次再被屏我也没办法了,只能以后随缘再发。

最后,举报🐶和你🐴biss。

一个存电影/剧/纪录片的长期贴。



《聚焦》

《周末时光》

《上帝之国》

《永远的北极熊》

《禁闭岛》

《超脱》

《平常心》

《尽情游戏》

《好兆头》

《企鹅公路》

《海兽之子》

《猫步走世界》

【澜巍】蛇的报恩(PWP/一发完)

#⚠️开车警告

土匪头子赵云澜x黑蟒蛇妖沈巍(更偏向小鬼王)

ooc,自嗨摸鱼产物


点我看霸气土匪爷儿强娶美貌蛇精



开了三次车巍巍都是第一次,然而我并没有这样的情结x

下次换换口味

快要过年了比较忙,《林寒》随缘更(顶锅盖逃


【澜巍】疼痛式教育【下】(双A/pwp)

澜巍,双A。

不用跑到评论反复确认了,就是澜巍的双A。

其中一部分关于“Alpha退化的生殖腔”相关是我瞎鸡儿写的,没有依据,只为了爽,就这样。


前篇走着里


石墨图车

石墨倒着的图车

微博车不要点赞评论转发


点击看沈教授在线哭麦


以上,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

祝食用愉快。


【澜巍】疼痛式教育【上】(双A/pwp)

澜巍,澜巍,澜巍,双A,双A,双A。

不欢迎ky,不爱看出门左拐。

太长了,分上下,不鸽。上半章不疼,下半章让巍巍疼哭(ntm)。

OOC。

梗接原著末尾小澜孩带沈教授回酒店。

——————————————————————————————



沈巍跟着赵云澜上了车,从办公室到车门的这段距离之间他一直走在赵云澜的后面,用力抿着嘴才不让喜色过多显露于形色,生怕那人突然间回头瞧见了笑话他,但上扬的嘴角和舒展的眉目都暴露了他的情绪。


实际上赵云澜并没打算回头,倒是单方面陷入了小小的尴尬——平日里他左一声老婆右一声媳妇儿叫着沈巍,这一下子大动肝火把自家老婆吓得不轻,每每来认错时的眼神让赵云澜看着就像只差从他屁股后面长出条尾巴耷拉着夹在两腿之间,几分钟之前还来了下跪这一出,搞的赵云澜这一路上反思这些天自己是不是太过了。


可是他转念又一想就又坚定了自己的立场。说到底还是沈巍错在先,自己只不过是摆了几天的架子,被他这一下闹的绕是城墙厚的皮也拉不下来脸立刻叫人宝贝儿老婆,只能在沈教授那双清亮眼睛的注视下硬着头皮看车前面的马路。


平日里不是挺能耐的吗?你行不行啊赵云澜。他边开车边这么想着,明明同在一个车厢的两个人周身气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赵大处长一边开着车,一边独自陷入了单项尴尬的漩涡之中苦战,绞尽脑汁思考着该找的话题;另一边的沈巍扑闪着睫毛,虽然安静,但赵云澜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视线传来时那里面包含的热度。


“咳…”赵云澜终于下定决心,张开的嘴巴形状微微变动几次,拿定了注意:“你这几天怎么样?”


刚说完他就立刻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这人过得如何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再怎么想找话题也得记着带着脑子啊。


沈巍倒也买账,见他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也坐直身子,侧过头去正大光明看着面前日思夜想的人:“我很想你。”末了他又接了一句:“云澜,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饭?”


赵云澜摆了摆手:“不饿。”他说。沈巍这话在平日里并无他意,但在今天听来就带了殷切的味道,让赵云澜突然闪过一丝念想。这个想法就像狂风带来的一枚种子,落在了他的心上,并且迅速生根发芽长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树,把他的心塞的满满的;一阵微风吹来,树叶沙沙搔痒着他的心尖儿。赵云澜只觉得心脏被填满,砰砰砰跳地有力。


有了下一步计划,他挺直了腰杆。底气足了不少,语调也恢复了往日的轻快:“你先陪我回酒店,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他知道,在这样特殊的时刻,沈巍不会拒绝他任何的要求。

——————————————————————————————


“过来。”赵云澜松松垮垮披着浴袍,看沈巍从浴室里出来,招呼他来自己面前站好。


沈巍大概猜到了赵云澜的想法,站在原地有些犹豫。


两人都是Alpha,虽然先前做过几次,但一直是他压着赵云澜。对方也曾三番五次表示过交换位置的意愿,都被沈巍搪塞过去。以往赵云澜见他不愿意也没说什么,现在看眼下这次怕是逃不掉了。


他原地自我斗争了片刻,在赵云澜不耐烦皱眉之前慢吞吞蹭了过去。


“自己脱干净了,快点儿。”赵云澜端着胳膊,看着沈巍微微皱了眉头,心想着还要再激他一下。


于是他脑袋一歪,挑着眉尾瞪大了眼睛:“怎么,沈教授不愿意?不愿意您直说啊,我不强迫你。”拖长的尾音里充斥着呛死人的阴阳怪气。


听了这话沈巍薄唇抿成一条缝。先前赵云澜宠着他,知道他面儿薄,倒是从未做过出格的事,但这次他许多天不肯松口,着实吓着了沈巍,生怕这人再不理自己。理亏在先,沈巍面对他强硬的态度也不敢说什么。


他安静地摇了摇头,低头解开了腰间浴袍的带子,双手伸向身后让柔软的浴袍自然地从肩膀垂落,布料下滑露出一具匀称又一丝不挂的身体。


“还算听话。”赵云澜满意地点头——沈巍确实应了他的要求,没有在浴袍下穿内裤。赤裸的目光毫无保留地在白皙的身体上扫荡,落在那人胯间暂时还无精打采的小沈巍上更是不掩饰眼底原始的欲望,惹得沈巍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血色,双手夹在身侧,小指不自然地弯曲又舒展开来。这些小动作都被赵云澜看在眼里,察觉出沈巍的不安却让此时的他没有一丝的动摇,心中反而更加兴奋。


“趴好了。”赵云澜拍了拍床边,示意沈巍自己趴在这里。沈巍照做,膝盖支在床边趴了下去。赵云澜双手抱在胸前闭着眼,感受到身边的床垫随着沈巍的动作轻微凹陷下去,嘴角上扬享受着让猎物自己臣服在面前的征服感。他听旁边那人没了动静,站起身来想要欣赏美人儿羞涩的背影,一转身就看见沈巍像一片白花花的生鱼片似的平铺在床上一动不动,周身气场真是应了那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图片车(无需登陆)

车(需登录)

微博(不要点赞评论转载!)


——————————————————————————————

下会在十一期间放出,翻车评论留言,我补档。


老年人在学习AO3的注册方法(。)


感谢食用。

置顶

入坑无数,天天爬墙

没有固定的坑,间歇性诈尸,鸽子精转世,请慎关

麻烦不要在我的动态下发表ky言论,会用力怼


食用cp:

①欧美:MAR——科学组/盾受/基锤/杂食

           DC——超蝙

           OW——R76/麦76/R麦/杂食

           SPN——SD

           SH——麦雷

           FB——暗巷组,小蘑菇左位

           HP——德罗/双子/杂食

           好兆头——AC不逆

②音乐相关:摇滚莫扎特——莫萨

                  SRRX——云次方/凯笛拉客

③日漫:MHA——爆切/心尾/夜轰/障常/胜茶

              灵能——茂灵/将律               

              JOJO——乔迪/dio右/白金承/荒木庄/承仗/露仗/各类亲子向/大乔是白月光

              承花和仗露是巨雷

④游戏相关:ES——狂热大将p/铁红/宗红/敬红/晃零/英涉/真泉

                      明日方舟——银峰/峰哥迷弟/抽不到老爷

                      FF14——坐标神意/男精

⑤原耽: 镇魂——澜巍澜

               默读——渡舟

              188——主嗑妹叔,其余李简/宴周/寒故,邪教嗑邵黎

             巍澜巍衍生——伯力×齐衡/冯豆子×尤东东/罗非x罗浮生/裴文德×二花

              以及各种水仙,例如沈巍x夜尊/冯豆子×沈巍/齐衡×二花



RPS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追星,朱一龙/白宇/Mark Ruffalo/Rupert Graves/李洙赫


雷区:盾铁。盾铁。盾铁。承花。仗露德哈。叶黄。叶蓝。



没有脑洞,只会开小破车



【科学组】等待救援(一发完)

错过了520尽量赶上521的尾巴。

一个短暂的流水账脑洞。




——————————————————————————————

Bruce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一片荒漠。


他睁开眼睛,眼球差点被毒辣的阳光灼伤,在他闭上眼缓解强烈的光照时,眼皮内侧甚至闪烁着白色的光斑。他艰难地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发现几只羽毛黢黑的鸟远远盯着他看,锐利的勾爪藏在乱蓬蓬的杂毛下面。他发誓他听见了自己骨骼相连接处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车间角落里年久失修的破烂机器。紧绷过后突然松弛下的肌肉隐隐作痛,松垮地挂在骨头上,仿佛随着他简单的动作就会脱落在地。


陷进沙子里的屁股一阵温热,Bruce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赤裸的身体,Hulk连一条内裤都没留给他。他出了汗的背上粘满一颗颗沙粒,支撑着身体的手掌已经陷进流动性极强的黄沙。他曲着腿,弓起身后背,把脸埋在手臂和身躯圈出的一小片阴影里,借此来躲避灼眼的日光,尽可能的从破碎的记忆中搜寻失去意识前最后的片段。然后他记起来了,那时他们已经结束了一场战斗,Bruce甚至一直待在被隐藏的战机里。他打开舱门,看着Steve把那个尖叫着的眼球怪①塞进笼子,Tony和Nat远远跟在后边朝他们的方向走来。Bruce盯着他们,希望他们能走得再快一点,而不是散步一样,笼子里那只该死的怪物发出的尖叫声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它正不停地用自己人类头颅大小一样的眼球撞击栏杆,让铁笼弹起来发出砰砰的响声,几股血管凸起的筋肉麻绳一样扭紧连接着没有皮肤轮廓模糊的躯体,上面沾满了雨林地面上的枯枝败叶,Bruce觉得它就像一坨活蹦乱跳的山羊内脏,让他不想再多看一眼。


“你还好吗?”Tony终于回来,见他的博士脸色有些发白。


“我还好,只是觉得这只怪物很吵。”


Ton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但除了疲惫,他从Bruce脸上看不出别的。最终,他拍了拍Bruce的肩膀。“你太累了,我们这就回去。”他说。


Bruce点点头,但他知道他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这个恶心的怪物让他感到不安。


飞机逐渐升空,穿过层层交叠的密叶冲向天际,Bruce听见了启用自适应翼型的系统语音。眼球怪似乎放弃了挣扎,躲在笼子的一角一动不动,这让他感觉轻松了不少,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他已经在想着回去以后好好泡个热水澡了,这个念头叫Bruce昏昏欲睡。


就在这时,飞机迎面遇上了一阵强烈的气流冲撞,机体剧烈颠簸将他们从椅子上甩下来,而那只怪物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发出嘶嘶的尖叫。紧接着,它又散发出了强烈的精神冲击波袭击每个人的大脑,这样会使它自己也丧命。Bruce只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快要列成八瓣,颅腔内几个固定的点由钝痛转变为极细针扎似的剧痛,变化的频率就像过节时悬挂的变色彩灯,让他痛得眼前一片昏花,身体紧靠着座椅蜷缩在地上。他听到一片混乱中Tony在喊他的名字,可是他没力气抬头。接下来的一波气流让机体震荡地更加剧烈,这次直接把Bruce甩到了角落,装着异形的笼子倒下重重砸在了他的背上。Bruce还来不及思考自己的骨头是不是断了,濒死的眼球怪把它似乎可以流动的爪子伸出来抓住了他,就像一块冰凉黏腻的猪肉贴上了他的脖子,这让Bruce彻底失去了理智,他拼了命地挣扎向前爬去,但沉重的笼子压住了他的腿。他扭过头看见了那只恶心的怪物隔着铁栏杆趴在他的耳后,暗黄色的眼白里布满凸起的血丝,瞳孔里映着自己惊恐的脸。他听见自己的尖叫声中夹杂着低沉的咆哮,他知道他要出来了,他们正在升空的飞机上,他不能,但他已经阻止不了,他从怪物的瞳孔里看见自己变绿的眼睛。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几乎全都猜得到。Bruce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向四周。那几只食腐鸟见Bruce又“活”了过来,扯着嗓子恼怒地叫了几声,拍拍屁股飞走了。Bruce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用力揉了揉眼睛以后,周围就什么都不剩了。他不知道自己在Hulk的身体里困了多久,是两个小时,两天,还是两周,甚至是两个月,都有可能,但他猜想应该不会很久,因为Tony给他戴了装有追踪器的手环,所以他总是能在Bruce醒来前就找到他,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有的时候他醒过来会发现自己已经被清洗干净躺在了床上。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环,这让他差点再次尖叫出声——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他立刻跳了起来,跪在地上疯狂地刨着,希望能在松散的黄沙里找到那个黑色的手环,但当他已经刨出了能装下他整个人大小的沙坑,指甲缝隙里堆满沙粒,顶地指甲发疼,却依旧不见手环的影子。他茫然地望向四周,想要寻找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可是这里太安静了,太安静了,安静的像是一个梦境之地,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太阳依旧高高悬挂,没有减弱的趋势,刚才一番折腾让Bruce出了不少汗,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豆大的汗珠正在他的头皮上穿梭,绕过发丝顺着额角流至下颚,他的身体上也覆上了一层汗珠,全身蒸腾着热气。但很快,这些水汽都在阳光的照射下蒸发地一干二净,让他的皮肤再一次干得发紧。于是他重新蜷缩起身子,把脸藏在胸前的阴影里,尽量保持静止,尽可能少得流失水份,这能让他暂时感到好受一些,可很快他的背部就会被日光灼烧地疼痛。同时他也在担惊受怕,他怕那些生活在沙漠中的毒虫随时从沙地里钻出来在他脚上来一口,虽然他不会死,但并不好受。


即使是这样,Bruce仍决定在太阳落山后再行动,而此刻,他只能蜷缩在原地等待漫长的的白天过去。他不知道距离他醒来时间过去了多久,大概有两三个小时了,可太阳依旧挂在原来的位置。他已经很久没喝水了,他的嘴里分泌不出一点唾液,嘴唇上的死皮相互勾结在一起,仿佛只要动一动嘴巴,干裂的嘴唇就会爆裂出血。更糟的是他感觉自己的喉管内壁上就像撒满了胡椒粉,吸干所有水分的同时让他的嗓子又辣又疼。Bruce想起了Tony,在实验室的时候他总是过于专注,以至于经常一天不喝一口水,这时Tony就会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地唠叨命令他停下手里的工作去喝水。


“你的嘴唇看起来就像一块魔术贴,Bruce。”他经常这么说。一次Bruce只是敷衍地应答,Tony强行打断了他的工作,用嘴巴喂他喝水。这对Bruce来说太过刺激,从那以后每天他都在伸手就够得到的地方放一个水杯。


他突然怀念起Tony用嘴巴喂他喝水的时候,Bruce这么想,随后他又觉得自己太傻了。他转了个身,缩紧了身子缓解背上的疼痛,他觉得那里的皮肤快要皲裂开了。身上的毛孔依旧在排汗,流失掉体内更多的水份。Bruce在那一瞬间意识有一丝恍惚,意识游离到了体外,他以为自己是一个暴露在强烈紫外线下的柿子,随着水份逐渐蒸发变得越来越干瘪。紧接着一阵困意席卷而来,他的脑袋越来越重,变得抬不起来。他的潜意识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绝不可以睡过去,除非他想在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身体的各处被重度晒伤,或是被以为这是一具尸体的秃鹫啄伤。可Bruce坚持不住了,他的四肢发软,像没了骨头似的使不上力气,脑袋里堆满了一大坨浆糊一样昏沉,他任由自己的思绪从躯体中抽离,飘离地面越飞越高,放纵地往梦境里越陷越深。

 

“Bruce。”他听见了Tony的声音。尽管那一定是梦,但他还是虚弱地回应:“嘿,Tony。”

 

“Bruce?醒醒。你出了好多汗。”Tony的声音继续在他脑海中响起,可Bruce坚信自己还没睡着,固执地认为是因为太想Tony而出现了幻听。

 

周围又陷入了安静,Bruce继续坐在地上。突然间,一个冰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滚烫的额头,一瞬间的刺激将他吓得睡意全无,猛然坐了起来。他发觉自己正坐在床上,床的主人手里正拿着湿毛巾,一脸无奈地维持着帮他擦汗的动作,他身上的礼服还没换下,看起来像刚从宴会上回来的样子。Bruce想张口说点什么,嗓子却像插了刀似的剧痛,只能张张嘴巴,没办法发出一点声音。他看向墙上的时钟,时针提醒他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半。

 

“你做噩梦了。”Tony拿着那块毛巾在Bruce脸上抹擦,看着他的眼神里还有机械性的呆滞。等到他点了点头,Tony把床头柜上的水杯递给他,Bruce接过那杯水一饮而尽,水流浸润干燥的喉咙带来的痛感让他清醒了不少。这时他才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先前的一切都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他从Tony手里拿过那块湿毛巾,慢吞吞地擦拭身体,期间他注意到那枚黑色的手环正安静地套在他的手腕上。

 

“我以为我在沙漠里。”他说。

 

“因为你忘记开空调了。”Tony没有告诉Bruce,在他刚进门的时候,床上的Bruce因为太热,在睡梦中把内裤蹭掉露出了大半个屁股,Tony帮他把内裤提了上去。

 

“我还以为你给我的手环不见了。”Bruce懊恼地搓了搓脸,重新躺回去,把毛巾搭在胸口。

 

“那我也会找到你,我告诉过你,Bruce,亿万富翁说到做到。”Tony把脱掉的衣服扔到一边,整个人压到了Bruce身上。他们两个折腾了一会儿,几个回合下来Bruce还是屈服了,让Tony把一侧的手臂和腿搭在他身上,但他不觉得热,大概是因为Tony打开了空调。

 

“难道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会做噩梦吗,博士?”他听见Tony得意洋洋的声音。

 

“这么说太恶心了。晚安,Tony。”

 

“好吧,Bruce。晚安,做个好梦。”

 



END


(以下内容为乱入)


 第二天早上

Tony:“Bruce,跟我讲讲你的梦。”

Bruce:“不。”

Tony:“你可用光溜溜的屁股对着我呢。”

Bruce:“?????”


 

①眼球怪:出自《原罪:浩克大战钢铁侠》,能发出精神冲击波,会扰乱人的记忆。

——————————————————————————————

 


最近天气太热, 因为怨念产生的脑洞(。)

 感谢阅读。

 



【科学组】自尊心战争(NC-17,ABO,一发完)

一辆毫无逻辑的车,车技不佳,如有不适请自行跳车。

哦哦西,慎点

——————————————————————————————




一场暴雨毫无预兆地空袭了纽约城。

最先能够听到的是雨水敲击铁皮瓦楞房檐发出的金属声,暗沉的水泥砖上出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深灰色圆斑。然而这种声音只持续了短暂的片刻,当大部分行人有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头顶时,雨势骤然加剧,仅仅几秒钟过后就有了瓢泼之势,拥挤的人群立刻作鸟兽散,像是有猛兽闯入热闹密林后瞬间的寂静,不到半分钟,街上只剩下寥寥几个顶着皮包四处逃窜的倒霉蛋。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此时的Bruce和Tony正站在一家咖啡店外面的遮阳棚下,店里挤满了躲雨的行人,室内空气中的湿度接近饱和,这让他们并不想挤进去。十分钟前他们刚从图书馆的正门走出来,Tony挂在胸前的双肩包里装着几本Bruce借来的资料。

“我早就说过,这些书可以买全新的,不止一本。”Tony双手插在口袋里,颠了颠胸前有些分量的背包。他穿这一件黑色的套头连帽衫,背包背在胸前能够露出背后亮粉色的夸张印花,黑色马丁靴反着锃亮的光,墨镜后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街边的积水坑。他试图通观察水面上的涟漪波动判断雨势的变化,从他的语气让人分辨不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很抱歉,我想下次不应该让我来制定约会的行程。”Bruce轻轻吸了吸鼻子,他的手指冻得发白。“来给我拿着吧。”他伸手去接Tony的背包,架在大腿上向上抬了一下才能够抱在怀里。与旁边人的高调不同,他只在黑白格子衬衫外面套了件紫灰色的加厚卫衣,一条卡其色的直筒裤和一双毫无特色的黑色帆布鞋。他将卫衣的帽子罩在头上,只露出前面几撮被揉搓凌乱的卷毛,还有带了些茫然的眼神。这一切都让他的气场变得更加温顺,但Tony知道这只是Bruce给人带来的一种假象,他很清楚他的恋人多么的固执与爱钻牛角尖。

“我并不是在责备你,博士,但我们的确被困在这里。”

“你可以打电话叫车来接你。”

“是‘我们’。更何况我不希望在约会时间被打扰。”

“雨看起来不会很快停下。”

“那就带我去你那里喝杯热可可,很近。”


Bruce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了几秒钟,他才犹豫地开口:“你知道,我快有半个月没回去过了,没人住的房子很容易积灰。”


“我不介意帮你做一个大扫除。”


沉默。

“但我也没有热可…”

“那就来杯热水,Bruce。”Tony熟练果断地打断了博士的话,摘下墨镜,转头睁大眼睛盯着和他身高相仿的恋人。此时他正因为寒冷而飞快搓动自己的双手,鼻尖被冻得通红,真是该死的可爱极了。“或许下次你可以把不情愿表现地没这么明显。”


尽管他已经标记了面前的这个Omega,Bruce却不肯搬入Stark大厦,只是隔三差五在大厦留宿,或许一两天,或许半个月。当他们发生争执,而双方又都傲慢着不肯低头时,Tony就要做好和自己右手亲密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Bruce用一张伪造的证件租下一间距离图书馆只有两条街距离的公寓,支付了在这个地段低到不可思议的租金。博士本人对此的说法是,他很幸运,他的房东是一个相当善解人意的老好人。Tony用鼻子敷衍地哼了两声,头都没有从屏幕前抬起,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的不满。他不想强迫Bruce做他不想做的事。两人的这样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两三个月,Tony认为自己快要无法忍受Bruce这样固执的行为,他必须付出行动来扭转现状:在过去几个月的性爱中,Tony不肯使用避孕套,自从完成标记的那次以后,博士很少允许他射在生殖器里。Tony打心眼儿里认为这对自己非常不公平。他从Bruce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犹豫,于是继续攻击他的意志力,语气里夹带着一丝怨念,他知道他的博士受不了这个。

 “我的衣服都湿了,我现在很冷。”

 

“好吧,好吧。我们现在就去。”Bruce果然投降了,毕竟是他提出要Tony来图书馆“约会”。“但我不保证你在那里会感到舒服。”

 

“这不是关键。”Tony飞快地小声嘀咕,对方很明显没听清楚。雨势渐小,就像再次来袭前的中场休息。他在Bruce发问之前扣上帽兜冲到了雨雾中去,后者只好护着背包跟着他冲出去。深秋的街道两边堆积着黄褐色的落叶,被雨水打湿一片片粘接贴在地上。他们一前一后的跑着,尽量避开湿滑的叶子和积水坑——Tony当然知道博士的出租屋在哪里。他们从沿街的一条窄巷拐了进去,几个打扮怪异年轻人正在台阶上避雨,当他们看见Tony背后的印花时大声地吹了几个响亮的口哨,Bruce看见在他前面的Tony一边跑一边转过头,回给了他们一个更加响亮的口哨。雨声再次变得急促,他压低了身体抱紧胸前的背包,尽可能的跟上Tony的速度,虽然这有些困难。

 

当他们狼狈地冲进公寓楼大厅,保安的眼睛从报纸后抬起来,谨慎地盯着这两个落汤鸡一样的男人。Tony径直走进老旧的绿色木板电梯,Bruce跟着进去,看见他按下了五层的按钮。

 

“那你也一定知道我住哪间屋子。”

 

“当然。”Tony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仿佛在问“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两个人在沉默中盯着电梯上的数字从一变到五,像进入时一样一前一后走了出去。博士掏出钥匙的时候还在思考橱柜角落里的茶叶,但随着身后关门的声音,Tony叫住了他。

 

“Bruce。”

 

“怎么...嘿?”

 

背包被抢走扔到一边,Bruce还来不及抗议,Tony就吻上了他。他把Bruce圈进自己与墙壁之间,像往常一样,Bruce以为他只是想来一个法式热吻,就没有阻止自己的齿缝被撬开,但他马上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Tony灵活的舌头滑进博士口中,扫过敏感上颚的同时他缓缓散发出带有松木味道的信息素,察觉到对方一瞬间的颤栗便向前压去,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现在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Bruce温热的鼻息拍打在他的脸上。他用舌头扫过博士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勾起由于紧张而僵直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故意发出水声刺激听觉。Bruce的气息有些不稳,毫无预兆地被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包围,接触到皮肤引得汗毛竖起,身体一阵阵颤栗。他不喜欢被迫发情,于是他把手搭在Alpha的肩膀上试图推开他。但这并不奏效,Tony似乎想要抽空他嘴里的空气,同时身体靠得越来越近,直到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他被禁锢地动弹不得。Alpha信息素像无数双手,顺着领口、衣摆和裤管钻进去,轻抚过皮肤,勾起博士身体的一阵轻颤。遭受突袭中他忘记了换气,肺部空气消耗殆尽,被浇湿的衬衫在卫衣里紧紧裹着身体。Bruce已经能感受到浑身的毛孔由于兴奋而张开,缺氧让他头脑眩晕发昏,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大腿逐渐脱力使身体站立不稳。Tony终于在他眼前开始发白的时候松开了他,重获呼吸权利的博士靠在墙上大口喘息。他们没有开灯,门廊一片昏暗,空气中淡淡的潮湿的灰尘味道将他从飘忽的意识中逐渐拉回到现实。

 

“Tony?”Bruce靠着墙,等到呼吸逐渐顺畅,他侧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Tony。昏暗中,一瞬间他觉得Tony温驯极了,如果不是他还持续散发着信息素的话。“发生了什么事吗?”



https://shimo.im/docs/OglxE4VTrbo9gmXz








他们身体脱了力一样交叠在一起喘息,慢慢从快感的浪潮中找回破碎的意识。Tony知道连续两次的高潮让Bruce没了力气,他咽了一口唾沫,没有进行其他的动作,把脸埋在Bruce的颈窝里。他感觉博士的手指插进了他的发丝之间,缓慢地揉搓他脑后的头发。许久,Tony才用闷闷的声音问道:“什么时候你才肯搬进我的卧室?”


Bruce像预料之中一样沉默。他叹了口气,想要直起身从Bruce的身体里退出来。看来只能以后再另寻机会。


然后他突然被搭在肩上的手用力拽下去,重新摔倒在Bruce的身上。他抬起头的时候Bruce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


“我们雨停了就动身。”






END




第一次弄外链,不知道方法对不对,看不了的话请大家在评论区告诉我。


一切晕车产生的副作用司机概不负责。


原本想写剧情向,但是发现我空空的脑袋里什么也没有。


在构思一篇HP背景的文,希望憋的出来。


以上,祝食用愉快,





【皓叶/ABO(肉)】
皓叶,慎点,注意避雷。
先放个图,还没研究怎么放链接,近期用不了电脑,被吞了再说。